您好,欢迎光临! 登录  |  注册

在雅安荥经遇见“中国桢楠王”

信息来源:四川日报    发布时间:2022-05-10    浏览次数:51

       驱车沿着曲曲折折的盘山公路,来到位于雅安市荥经县马耳山的云峰寺,隔着很远就能看到寺中两株绿荫如盖的大树。粗壮的枝干在年年岁岁的生长中,不断朝四周发散,新的枝叶在旧的躯干上代代延伸。两株大树就这么寂静地站在原地,任凭岁月动荡,自是岿然不动。

  荥经县博物馆馆长高俊刚告诉记者,这两株大树的学名叫小叶桢楠,树龄均已在1700年以上,有着“中国桢楠王”之称。1700多年的时间里,这片土地上多少楼起楼塌,又有多少猛士已成枯骨,而这两株桢楠依旧生机勃勃、枝繁叶茂。

  皇家宫殿的必选建材 与紫禁城的柱子是“近亲”

  桢楠,作为中国的特产树种,有着非常广泛的用途。明代李时珍在他的《本草纲目》中也曾记载楠木,称其“干甚端伟,高者十余丈,巨者数十周,气甚芬芳,为梁栋器物皆佳,盖良材也”。在中国古人划分的楠、樟、梓、椆四大名木中,楠木也凭借其优秀的品质而居首。

  “桢楠树木高大,树干通直,并且木材纹理顺直,承重性好,又有淡雅香气……”西南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西南历史地理研究中心主任蓝勇教授表示,对于建筑来说,桢楠木是极好的原材料,有着耐腐、防虫、型正、纹美等特点,是古时皇家宫殿的必选建材。也正因为如此,桢楠木又有着“皇木”之称。

  据蓝勇所著的《北京紫禁城》一书记叙,明朝永乐年间修建紫禁城,所用木料为产于西南山区的楠木。蓝勇在雅安实地考证后,又在北京紫禁城找到了以雅安桢楠木作为材料的柱子。

  当记者走进云峰寺,拾级而上来到两株大桢楠前时,只见长满青苔的裸露根盘如群龙虬结,铺展于地;古树上附生着多种植物。沿着树干向上望去,新叶旧枝层层叠叠,使得树下的土地天然透出一阵清凉。

  这两株大桢楠从何而来?它们又经历了怎样的命运流转?

  高俊刚表示,关于这两株桢楠早期的经历,现在已无史料可考,只能从周边村民代代相传的传说中,探得一星半点略带传奇的故事。“根据民间传说,古时候有一位云南来的游僧,在去往峨眉山时途经此地,便在马耳山(古时称为云峰山)小住,并在这里种下了几株桢楠。后来,僧人离开此地继续云游,当他重回此地时,发现桢楠生机盎然、一片葱茏,自认与这些桢楠有缘,便在此地停了下来,并化缘建庙。”

  深山里的“中国桢楠王”七八个成年人才能环抱

  “这两株大桢楠是历史留给荥经的‘国宝’。”采访过程中,无论高俊刚还是在荥经县林业局从事了20多年古树保护的李胜康,都这样表达自己对两株桢楠的认知。不过,李胜康也从树木生长规律的角度,对大桢楠是由云南僧人带到荥经的说法提出了质疑,“桢楠是一种不容易移栽的树种,更何况云南到荥经路途遥远,在交通并不发达的古代,要从云南将桢楠带到荥经极为不便。因此,我更倾向于这些桢楠是当地土生土长的。”

  2010年4月,央视4套《国宝档案》栏目组来到荥经,进行了为期2天的拍摄,编制了“寻找桢楠王”,将古树、古寺和荥经其它历史文化景点一一纳入镜头;2013年8月,央视10套《中国古树》栏目组又专门对这两株古桢楠进行了拍摄,编制了“中国桢楠王”,在当年国庆黄金时段播出;2018年5月,这两株千年古桢楠被全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命名为中国“最美桢楠”。

  从长在深山无人识,到一朝成名天下知,两株大桢楠的身上,折射出的是古树保护理念的不断深化。据统计,荥经生长着186棵古桢楠,仅树龄达千年以上的就有30多棵,是西南地区最大的古桢楠林区。

  “在对两株桢楠的树龄进行确定时,由于本身没有文献资料可供参考,树的年轮也因为树干中空无法提供有效信息,所以在进行树龄测算时,运用了碳-14测定法,通过测量树木样品中碳-14衰变的程度,最终估算出这两株桢楠的树龄在1700多年。”李胜康告诉记者,“根据最近一次测量,左边那株树高29米、胸径2.24米,右边那株树高31米、胸径2.48米,要七八个成年人方能环抱。这样的桢楠,放在全国来看应该都是数一数二的。”

  雷击、火烧、砍伐 屡屡躲过灾难的自然奇迹

  数百年前,其中一株桢楠曾遭雷击,树干被雷电击中却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枯了的枝干上不断长出新枝,年复一年,古树不断向另一方向生长,终于重新长出健壮枝干。

  除去天灾,两株桢楠也曾遭罹人祸。如今,位于上山方向右手边的那株桢楠,可以明显看到其树干有一面遭过火烧的痕迹。高俊刚告诉记者,那是民国时期一场火灾留下的,军阀刘文辉曾在云峰寺驻军。有天夜里,士兵发现桢楠树上有蛇,于是举起火把去烧蛇,却把树干烧着了。大火把树的枝干烧了个精光,当时大家都以为这株桢楠死了。”

  但是这株桢楠最终活了下来。有人将它奇迹般的“复活”归因于神力庇佑,但李胜康则认为,桢楠当时本就没有被烧死,“由于树龄久远,加之过去对古树疏于保护,桢楠的树干其实已经空了,当树下着火的时候,树干其实就像烟囱一样,可能会被熏黑,但没有被严重烧伤。”

  楠木是建筑的良材,却也因此在历史上遭到数度大规模砍伐,许多曾经盛产楠木之地如今已是荒芜一片。与荥经相邻的汉源县有个皇木镇,也曾盛产良木,却因为连年为皇室采木,大量冷杉林、楠木林在明代后期消失殆尽。

  两株1700余年的桢楠,能从历史上的数度砍伐、火烧以及自然灾害中存活下来,不得不说是自然的奇迹。

  给“国宝”最专业的保护“一树一策”开“药方”

  2013年在雅安市芦山县发生的地震,也成为当地古桢楠保护史上的重要时刻。“地震发生后,我们组织人员对云峰寺的两株大桢楠进行了全面‘体检’,发现其中一株有严重的白蚁侵蚀的情况,当即组织专业人员开展灭蚁工作。”李胜康告诉记者,自那以后,林业部门开始在云峰寺中安排专人负责两株桢楠健康情况的日常观察和上报,一旦发现问题,立即进行处理,“日常的观察主要是留意树干和树叶,树干上是否有虫爬的痕迹、树叶是不是在不该黄的时候黄了等,这些都是古树健康状况发生变化的表征,需要及时发现、及时处理。”

  据悉,在古树救护方面,林业工作者已经探索出了树冠整理、树体清腐及防护、树体输液、全树杀菌杀虫、树干青苔防除、根系分布探根检查、土壤改良、根系复壮、树盘整理等10余项措施,并且每项措施都制定了详细的操作流程及规范。两株大桢楠的保护,同样参照着这些措施和操作规范在进行。

  “比如最近,我们就针对右手边那株桢楠的腐枝开展了救护工作。”李胜康表示,“由于树枝已经腐朽,一般的解决方式可能是直接锯掉,但锯掉之后树冠可能看上去就不再平衡,因此我们对腐朽的树枝采用了清创和加固的方式进行处理,并通过树箍来对树枝加以固定。”

  同样,针对左手边的大桢楠,林业部门也对其腐朽的树干内部进行了填充,通过填入混合了防虫、杀菌材料的发泡剂,对树干起到内部支撑、加固的效果。“当时,工作人员爬到高处查看树干内的情况时,手电筒光往中空的树干内壁上一照,就有一缕一缕金丝一样的反光,可见这两株桢楠的品质之好。”

  近年来,荥经当地林业部门又根据古树的濒危程度,对包括云峰寺两株大桢楠在内的19株古树制定了“一树一策”的保护政策,“未来,我们将通过对古树健康状况进行更深入、细致、全面的观察和评估,来为古树保护工作对症开‘药方’,确保它们更健康、更蓬勃地在荥经的土地上生长。”李胜康说。(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成博)


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培训基地官方公众号

回到顶部